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以色列公司发布个人飞行器!价格约等于一辆特斯拉

2022-08-27 21:10:25 2476

摘要:早间新闻报道了市内糟糕的交通状况,对此位智(Waze)没有任何办法,这一天他还必须在9点到达办公室参加一个重要的客户会议。“没问题,”他微笑着说。“我坐飞行器去上班。”这话毫不夸张。这是以色列初创公司AIR设计AIR ONE的初衷,该公司已...

早间新闻报道了市内糟糕的交通状况,对此位智(Waze)没有任何办法,这一天他还必须在9点到达办公室参加一个重要的客户会议。

“没问题,”他微笑着说。“我坐飞行器去上班。”

这话毫不夸张。

这是以色列初创公司AIR设计AIR ONE的初衷,该公司已经开始接受eVTOL(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的预订。

你没看错:预购一架私人飞行器。

机动迷们对“eVTOL”的期盼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那时候《杰森一家》这部动画让观众见到了一个极具科技感的未来,剧中人物杰森随意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完成任何事,包括一键就可以折叠成公文包的飞行器。

现实是,现今大多数eVTOL制造商更多地将商业功能作为最初部署的目标,比如用于紧急医疗响应等。AIR公司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他将用户定位在了普通居民。

据其官方发布的模型数据,AIR ONE是双座的飞行器,最高时速达155英里 (250 公里) ,最大续航里程为110英里(177 公里)。电池与电动汽车相同,可在雪佛兰Bolt或福特F-150的充电站充电。目前,该公司有两俩原型机,在以色列民航局许可之下,将于 2022 年 2 月进行试飞。

为什么要在正式发布前几年就宣布这个消息呢?AIR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拉尼·普劳特(Rani Plaut)解释说:“我们想证明这是可行的。我们想现在就开始与客户建立关系,让更多人对此感兴趣,甚至于可以收获一些意见反馈。开始预购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证明这是一个有效市场。这个产品落地的最大障碍不是监管,而是实用性。”

普劳特说的监管是指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等航空当局制定的规定,这些规定决定了这类飞机可以飞到哪里,以及需要哪些许可。普劳特解释说:“飞行员执照分好几个等级,我们希望用户用较低等级的执照就能驾驶我们的飞行器。”普劳特正在寻求的低级别驾驶执照更像是汽车驾照,而不是传统的飞行员执照,用户只需要进行15个小时的练习和5小时的单独飞行。而这种培训的成本只需几千美元。

据悉,AIR计划在 2024 年开始交付。早期用户可以花一笔象征性的费用,成为第一个拥有它的用户。


实现按意图飞行

AIR ONE的软件和硬件设计使飞行变得像开车一样简单。

“大多数飞机使用‘线控飞行’,”普劳特解释说,这是在车辆的“方向盘”和机翼和旋翼之间有机械连接的地方。AIR One使用的是普劳特所说的“按意图飞行”。所有的导航都是通过向电机控制器和其他元件发送数字信号来完成的。

这是人工智能吗?

“恰恰相反,”他回答道。“人工智能越来越复杂,所以我们另辟新径。我们的核心部件能使飞行器保持稳定并维持在正确的位置,简化了许多复杂的步骤。”

尽管如此,即使使用最智能的软件进行操控,也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AIR ONE有一个内置的降落伞,这样,即便在空中发生事故,用户也可以安全地到达地面。针对人们对新事物的担忧,普劳特给出了一个简单的答案——时间。“在20世纪20年代,人们对汽车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普劳特说,“在世纪之交的伦敦,如果你有一辆车,你可能需要有人在前面引路!”

进入第三维度

eVTOL领域竞争激烈——从个体爱好者的手工艺品到复杂的400万美元的空中出租车——公众对此领域的兴趣正在迅速增长。2019年6月,以色列公司aviation Aircraft在巴黎航展上宣布了其新型电动通勤飞机Alice。几个月后,该公司就被克莱蒙特航空航天公司收购了。埃隆·马斯克也曾表示想参与进来,说他“渴望”制造一架超音速电动飞机。

电动通勤飞机Alice

不过,普劳特并不太担心,他相信每一架新的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都将有助于人们更舒适地进入第三维空间”——天空。

与同行相比,AIR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规模。普劳特说,其他飞行器制造商每年可以生产20辆、50辆,甚至100辆,因为这一过程主要是手工制作的,不像自动化汽车生产。而AIR公司的飞行器设计达到了汽车水平的生产质量,目标是每年生产数万架。

神秘的超级力量

普劳特说,AIR是由赫恩·罗森(Chen Rosen)创立的,除了他很早之前就对航空和无人机感兴趣之外,也是因为他希望通过飞行器来解决城市道路拥堵的问题。不过,罗森认为第一批试用的用户可能不是城市居民。

普劳特说:“我希望第一批用户在郊区或者在城市边缘,他们从那起飞然后飞去上班,当然,也可以开去和朋友野餐或游览风景。”

停泊问题是AIR ONE可能不适用于城市环境的另一个原因。“这辆车体积很大,可能相当于两辆车停在一起。”普劳特承认。

然而,AIR ONE有一个秘密的超能力:它是可折叠的。折叠后,它的尺寸大约是一辆福特F-150皮卡的大小。车辆有可折叠的起落架和动力轮。“你不能在路上开,因为它速度太慢。”普劳特强调。

“如果我们能在人烟稀少或空旷的地方驾驶它,那它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问题是,你愿意花钱在这么一辆车上吗?你相信这辆车是是实用的吗?”普劳特问道。

“未来的出行在于挖掘天空的利用价值,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建立消费者对eVTOL的信心,将其作为一种合法的日常交通方式,并大规模开发它,将这一愿景变为现实。”

个人交通工具

普劳特将AIR ONE比作建造一个完整的空中出租车系统,“它更像是一个迷你机场。你需要商业飞行员、操作员和着陆空间。”

为了走更个性化的路线,他认为应该让AIR在扩大规模之前对这一块市场进行评估。他认为,这家公司的本质就是拥有一辆类似特斯拉的汽车。事实上,普劳特希望像特斯拉一样,通过展厅直接向消费者销售AIR ONE。

普劳特指出,“第一辆特斯拉没有跑超过170英里。”但即使是100英里的路程也涵盖了你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包括通勤在内。

至于预订费用,普劳特表示公司将根据具体情况与每位客户合作。“定金是肯定需要的,但这费用不会太高。”普劳特还补充说,AIR ONE的价格将与特斯拉Model S差不多。(特斯拉Model S在以色列的价格是最贵的,约16.6万美元(含税))

该公司的愿景是制造一种像汽车一样简单的、实用的、实际的产品。“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想我们就能真正发挥作用。”

未来的发展在于对天空的规划

个人飞行器的发展还为时尚早,有大量的基础设施还在建设中——不是在云层中设置车道,也不是在空中设置出口坡道,而是用软件来限制飞行汽车的飞行方向。

“飞行器已经成为现实。航空技术已经存在,美国参众两院正在进行早期监管审查,以将eVTOL推向市场。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让飞行器着陆的地方。几十年后,城市基础设施将会大不相同。城市内能够容纳各种大小飞行器的‘机场’将在现代大都市中司空见惯。”

到那时,乔治可能会在从他的私人AIR ONE飞行器到达时喊道:“简,我回来了!”


作者丨Brian Blum

译者丨李少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